who care...~

相信故事开始的时候  我总以为每段奇异都是童话般美丽而狗血的贴心 自己奠定了什么样不在乎 没有真诚的开始 就意味着故事充满讽刺的昏暗 彼此都是狼 即使不知道对方多么未知 但从未恐惧 饥不择食 眼里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 才不顾一切往上扑

后悔 说烂了 用烂了的词语 好多天 我都会从噩梦中惊醒 总感觉自己时间不多了 万一时间不多了 我该怎么去面对 面对的不是什么以后的谈资耻辱 从没有在乎过别人的感受 其实不能说是不在乎 多是一种无法言语 没有办法让更多人接受另外无法进入你内心的隔阂 我努力过 伤心过 伤心后又开始无病呻吟的挣扎 残喘 有时候想想 世界也不过如此大小 转个弯或许就碰到你所认知范围一遍又一遍出现在你生命中 有些人出现了 真的出现了 紧张 没有不安 知识瞬时间 回归到人类最初始的笨拙 毫无生机的言语 食之无味的空洞话题 这边我真想撕开胸膛给你看 我尽力了 我用尽一些我可以尝试的共同性 还是没有办法挽回尴尬的气息

做事不一定会成功 但是不去努力 就不会有成功的希望 我学会了追逐 学会了以前根本鄙视厌恶的好多好多东西 拼了老命的为哪怕丁点能够赋予我的回报  社会太多浮躁的华丽 玩不起 高傲的表面假象又厌恶自己去触碰好多原则底线 现实没有规矩 规矩已经乱的不成方圆的今天 有时候受伤 还是会迷失掉自己 我开始懒惰 想让自己忘掉理想 梦想 希望 接受机械的现实 投进麻木的怀抱 很安逸 确实很安逸 安逸的让你想起以后就更加伤痛欲绝 是不是又该走了 应该是的

人生可以停靠的支点在哪里 反复循环问自己 我的一生漂泊的在当今 还是蛮悲凉的 所以让自己充满希望 和坚定的决心 就是不断前行 走到对的时间 对的点  你会不会突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两个人再苦 也比一个人强颜欢笑好

说出心中的思情 就不再有任何遗憾 不属于你的 不是你的恋人 也不会是你的朋友了 渐渐地再让时间冲刷一次吧 彼此又是过客 嘴角再次微微一笑 哈哈 又是一个路过的天使 结局也很完美 不是吗 WHO CARE

你好 深圳

 

最近两天的休息算是正常的 12点左右 

离开 - 这个自己都快要说烂掉的词语 每次烂 每次说 每次都不一样的味道 酸楚 矫情 还有说不出来的恋 或者 念

嗯 离开 我不知道下面的脚步还有多少 路途让人怎么 以什么样的方式继续下去  其实以后 可以不用那么不成熟的去考虑 多了 反而更加让自己迷失在未知的空间 累 各种累 咬牙 其实也就他妈过来了 最纠缠难过的还是心 麻痹自己 或者不去想 对自己撒一个弱智的谎言 告诫自己 结束吧 假装什么都不经意 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眼泪饱和了

一段不该发生的感情纠缠 现在看来 残留下的碎片 模糊淡忘 还是好的 感情结束的时候 不要唯唯诺诺 很自然 干净 利索 只是在那个我们暧昧过的城市 时常无意识的脑中飘过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偶尔看一下手机 有没有错过发来的短信 当一切慢下来 悬空的心恢复了往常的速度 时间真是个好东西 它催化了这原本想象可以轰轰烈烈的一切 冷却了我们彼此模样 细节 还有匆匆留下的痕迹 自己 还是要自己一个人 一个人面对社会上对你所留下的经验 面目全非 才会沉寂许久以后 壮烈而残忍的深刻 清醒 残忍的东西反而难忘 一个梦而已 我此刻又这样矫情的轻声道

收拾行李的时候 心里说不上的滋味 不是难过 觉得 付出那么多 自己还傻逼一样的团团转 碰到屎一样的老板算人品真不好也罢 还是阻挡不了我义无反顾的出去 追求精神上唯一的一点脊梁  整理完 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拿的 坐下 心里还是惶恐的感觉 总感觉少些什么 空落落的 骑车沿家后面的树林再走上一遍 放不下的 其实还是感情 千万交集而过 前面发生过什么错乱的事情 我都要放下 不带走 不牵扯 过去的就去吧 每时每刻 都要用新的态度对待未知的生活 对于感觉 我不再强求 属于我的 自然会在注定的点降临 解药就是时间的漫步

深圳 一个人 一箱行李 我来了

 

 

共27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